翻译频道
登录注册网站首页

皮皮鲁卖猪皮肉,舒克卖内衣……面对商标侵权,郑渊洁宣布停刊

来源:21英语网
日期:2021-12-22
陪伴几代人童年的《童话大王》,就要停刊了。



据新华社报道,郑渊洁希望用停刊的方式,唤醒更多人和有关部门重视商标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 

15日,作家郑渊洁在微博上表示,1985年创刊的《童话大王》杂志,将于2022年1月停刊。

China's prolific children's book writer Zheng Yuanjie recently announced on Sina Weibo that his magazine Fairy Tale King, which he has managed for 36 years will be shutting down in January 2022.
 

图源:郑渊洁微博

郑渊洁在此前的微博中发布《郑渊洁写给三个商标的一封信》,表示停刊的原因是他需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维权。据他统计,这些年对其作品侵权的商标有672个,他在这封信中专门提到了三个恶意注册的商标:“有人注册皮皮鲁商标卖猪皮肉,有人注册舒克商标卖内衣,有人甚至注册了皮皮鲁畜类人工授精商标。”

The author noted that the reason behind his tearful decision is that he needs to dedicate more time to tackling trademark infringements, or "672 trademark gangsters," as Zheng said in his Sina Weibo post. The author had posted a letter "From Zheng Yuanjie to three trademarks" on Sina Weibo, taking aim at three trademarks that had registered to use his most famous IPs - Pi Pilu, Shu Ke and Fairy Tale King. The name Pi Pilu, the bubbly boy character in Zheng's most famous story series Pi Pilu and Lu Xixi, was registered by a company in 2010 to promote pork products. 



据新华社报道,1985年5月《童话大王》创刊,首期刊载了《牛魔王新传》《象棋里新添一头牛》《皮皮鲁在颐和园》《鲁西西送王昭君出塞》等作品。郑渊洁表示,《童话大王》已出刊495期,总印数超过2亿册。36年来,为了办好刊物,他几乎没一天中断写作。皮皮鲁系列书刊总销量超过3亿册,影响了中国几代读者。现在,皮皮鲁系列图书依然畅销。除此之外,相关影视作品市场影响力也颇为惊人。

在信中,郑渊洁还写道:

我要对36年来支持《童话大王》月刊的千百万读者朋友说声对不起,抱歉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只能通过停止写作《童话大王》月刊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第8229932号童话大王商标、第5423972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我还希望读者为我加油。加油的方式是每个人都尊重知识产权,崇尚原创,鄙视抄袭剽窃,远离通过不正当竞争非法牟利的商家和商品。
 

图源:郑渊洁微博

据法治日报报道,12月17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郑渊洁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没着没落的。”停刊维权,被郑渊洁形容为“壮士断腕”。36年来,他以一己之力扛下了《童话大王》整本杂志的创作,出刊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早已融入他的生活。

“过去,每月中旬的这几天正值交稿期,相关的工作也很多。但从今年12月开始,这些工作都停止了。”郑渊洁说,为了排解失落的情绪,他这些天一直在给家人、朋友“当司机”。失落归失落,在郑渊洁看来,停刊势在必行——尽管家人和朋友们“都在劝”。“如果能让社会对知识产权更加重视,那就是值得的”,他说。

然而对于很多70后和80后甚至90后来说,《童话大王》里的每一位人物,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都是童年最熟悉的童话形象。因此很多网友都为停刊感到惋惜,有一种“童年结束”的感觉,而更多人支持郑渊洁维权:





图源:新华网 郑渊洁供图

多年来,从打击盗版书到打著作权官司,再到为商标维权,郑渊洁一直在为维护知识产权奔走。

据郑渊洁介绍,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未经授权注册皮皮鲁商标,他用14年维权成功;北京维纤宝公司利用谐音傍名鲁西西,10年维权成功;南京舒克贝塔宠物用品有限公司未经授权注册舒克贝塔商标售卖鼠粮,9年维权成功。

在郑渊洁看来,商标侵权的主要问题包括:核准注册商标人员的自由裁量权大,提起无效宣告有法定期限,维权成本太高。

面对这些商标该如何解决?20日《检察日报》发表评论称:

不仅是郑渊洁的小说,近年来,奥运冠军名字、“雷神山”、“火神山”等著名医院,也都纷纷成为商标抢注的对象。我国商标法规定,商标注册与实际使用之间有3年的期限,有些人就瞅准这个商机,把大量知名度高的“名词”抢注为商标,再通过商标转让、许可使用等操作,就能转手获利,坐地生金,所谓“商标经济”,也就蔚然成了一门“生意”。而与上述“名词”相关联或为之付出劳动的人们,其权益则深受损害。
 


规制上述抢注行为,真的缺乏法律依据吗?不然。我国商标法第10条就明确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这是民法公序良俗原则在商标法中的落实和体现。今年8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关于依法驳回“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的通告》,就是援引这一条文,驳回了个别企业和个人对奥运健儿姓名和“杏哥”“添神”等相关特定指代含义的热词进行的恶意抢注。《通告》还表示,将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图谋不当利益的申请人及其委托的商标代理机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恶意抢注商标赢利,这条路被堵住了,“郑渊洁们”的维权之路才能更通畅,他们的辛苦创作也才会动力更足。同时,好好挤挤“商标经济”中的水分和泡沫,对于实现国家知识产权局《通告》中提出的“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也大有裨益。

综合来源:新华网,检察日报,Global Times
分享到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演讲比赛  |  关于我们
© i21st.cn   京ICP备13028878号-12